知乎问答

最近在知乎上面有两个话题特别的火热: 丧失了喜欢人的能力是怎样的体验?现在的男性是否普遍不再对女性展开追求了?为什么? 我相结合我的一些经历和思考去聊聊我对这两个问题的认知。

这两个问题在我看来是同一个问题。换句话说存在一种解释可以将这两个问题转化成一个问题并进行解释。首先第一个问题在我看来就是当你对人际关系失望的时候,你自然而然就会丧失喜欢的能力。而体验作为我,一个男性来讲就是你看哪个女生都会把她们贴上一个标签。这个标签提醒你“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其实这个并不是针对女生,对于平常所接触到的任何一个人来讲,你都会把他们用这个标签贴上。在这个前提下你就会发现,女生只是作为接触到的人们的一个子集,自然而然的可以用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来解释。

那我分问题再详细展开一下聊聊。上学和工作的最大区别就是对于人性有更加深刻的认知,从而在心理上产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这种变化很难让你再去拥有学生时代的那种心态。这个体现就是对于“朋友”这个词定义的转变。上学的时候我和人交往的mindset就是谁都是朋友,我都想以交朋友的心态去和每个人去交往。如果他做出了不符合“朋友”预期的行为,那么他在我内心的地位就会一点点被修正。直到最差的情况是形同路人。 但是工作后,你经历过事情就会发现你整个心理变化的过程是和学生时代正好相反的。你所见到的每个人都是路人,他如果做出了一些符合“朋友”预期的行为,那你会一点点去修正他在你心里的地位,直到他在你心里占据了“朋友”的一个位置。你会发现,“朋友”这个词就像纸币,在学生时期你执行的是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你不停的在内心里去加印,争取让任何你所见到的人都可以拿到这个纸币。但是,在经历过事情之后,你就开始慢慢的去紧缩,直到这个纸币变得非常值钱,值钱到很少有人可以拿到这个纸币。但是当紧缩到一定程度,你不仅不再印这些纸币,你更加想法设法的去回收这些你之前发出去的纸币,比如说减少联系次数,停止更新朋友圈,不轻易在哪怕是“朋友”面前发表你的真实观点等等。之所以会去这么做,从我的反思来看就是对人性,人,人际关系的失望。你在心里筑起了围墙,这个围墙是如此的坚固,很难有人可以走进来。

我上学的时候,我的室友是一个曾经在报社工作过两年来到wisc学传播学的博士。第一次见到他,觉得他是一个非常礼貌客气的人。什么问题都会笑呵呵的和你说。但是我会非常明显的感受到你们两个人之间隔了一层纱,无发看透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有一次学期结束,坐下来和他有机会小饮两杯,我问他是什么原因让他想来美国读phD的。他跟我说是受不了国内报社这种吹须拍马的乌烟瘴气。当时我不懂,我不懂这些事情对于一个人来说会造成何种的影响,直到我开始工作后,开始经历了一些人和事之后,我才体会到我这位室友所经历的事情会对他早成何种影响。所幸的是,在我和他生活的两年里,我渐渐觉得他慢慢变得真实了。会去跟我分享他的看法,他所听到的八卦,他喜欢的综艺,会一起去图书馆学习。我觉得一层还没有形成很深的冰在渐渐的融化着。

我所经历的事请让我的紧缩的政策越发收紧,紧缩到对于友情是否真正发生过,是否真正存在过产生了质疑。交友不慎确确实实是存在着的。我在交友不慎的两端都扮演过角色。我曾经是受害者,也扮演过加害人。不管是有意无意,你在一个人身上所造成的裂痕是无法弥补的。弥补友情是一个伪命题。隔阂是无法消灭的。及时做出了多少的努力,你都无法消除你对一个曾经信任的人所造成的伤害,他们会永远记得。我知道,因为我也是记得所谓“朋友”对我所做出的事情。我想也许我会原谅他,但是所需要的努力,在现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下,是很难发生的。因为每个人都有更多的选择,路人茫茫,彼此都可以是对方的过客,彼此都很难说的上是对方的唯一。跟何况即使你愿意弥补,对方也很难再去给你开启一道窗口。拆墙容易,筑墙难。我所做的就是承担起责任,去承受个人所带来的痛苦,任何道歉都无济于事,唯有离开并内化,希望相似的事情不会再发生。What is lost is lost.

现在再来说说第二个问题。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就在于你不同阶段去看,都会有不一样的感悟。我个人非常喜欢老友记,他的经典之处就在于任何人在成长中所经历的人和事情,老友记都以一种夸张的形式将其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回答这个问题同样没有意外: Friends Season 06 Episode 23 “The One with the Ring”。里边最开始是Rachel和Phoebe在聊天, Rachel说Paul是一个private guy, 她希望能多了解他。紧接着在下一个场景,Rachel鼓励Paul去share他自己内心的想法。在Rachel再三要求下,Paul说了关于自己童年父母送个他的”plastic chicken that hop on”并因此获得绰号”chicken boy”悲惨往事。终于door is open,Rachel终于受不了Paul再三的哭诉,和他分手了。虽然这个情节非常夸张,但是确实反映了现在的一些问题: 很难去和女生建立亲密关系,因为你绝望的认为几乎没有人会去停下来去倾听,你对人际关系感到绝望,你在筑墙,这并不是针对女生这个特定群体,这只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内心保护机制。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熟?

Advertisements